陕西农村网 > 百姓故事

邰氏父子:凤翔木版年画的守艺与创新

作者:张琼

“世兴局”木版年画作品。 资料图

“我和父亲都做木版年画,一张年画,不仅刻在梨木板上,也印在我们的家族记忆中。”近日,陕西省凤翔县田家庄镇南小里村人、凤翔木版年画传承人邰伟伟说。

笔者来到南小里村,38岁的邰伟伟正伏在一张4尺见方的桌子上刻版,刻的是《穆桂英挂帅》,他不到2岁的儿子正踮起脚,趴在桌边看他手上的刻刀在来回翻转。受疫情影响,年画研学活动有所减少,邰伟伟也有了空闲着手复刻父辈留下的“老版”。

恢复年画古版

邰伟伟的父亲叫邰江平,是凤翔木版年画传承人之一。2011年,邰江平因病卧床,无法再制作年画。

在此之前,邰江平一直在刻印凤翔木版年画。1953年,邰江平出生于版画世家南小里村邰家,小时候跟随祖父学艺,5岁就能独立填色,14岁便开始独立刻版印画,是南小里村有名的手艺人。

邰江平小小年纪便能掌握年画制作技能,与邰家浓厚的民间艺术氛围密不可分。《凤翔县志》载:“明正德二年,南小里村邰氏家族中有8户人家从事木版年画。至明末清初,该村有10多户人家开办作坊印制年画。1936年,‘世兴局’一家年内印刷420多万张。”这里的“世兴局”正是出自邰家。在父辈指导影响下,邰江平继承了“世兴局”清丽典雅的风格,年画作品丰满传神,艳而不俗。1983年,邰江平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举办了凤翔木版年画展览,此后多次参加省内外年画大展并获奖。

维持生计之余,邰江平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用于恢复古版制作。1981年,邰江平和当时南小里村的13家艺人共同加入凤怡年画研究会,并担任会长,从事木版年画抢救工作。咋样抢救?他们把从艺人家中收集到的古版集中起来,结合已存资料,对已毁古版重新刻制。到1984年底,他们共复刻“世兴局”古版样300余套。

在古版恢复中,邰江平追求真实再现古版风格,摒弃媚俗,绝不随意更改画法,竭力保留原味。

传承手艺玩创意

2003年左右,木版年画市场急转直下,量大价廉的胶印年画冲击着传统年画。到了2005年,市场上基本看不到木版年画了。不过,也是在邰江平患病的2011年,儿子邰伟伟放弃在深圳不错的工作,回到了南小里村,接过了父亲手上的一块块木版和一张张年画。

身为“80后”的邰伟伟同样在木版年画氛围里浸染成长:6岁跟着父亲做年画、打下手,9岁开始学印年画。“我至今记得当时年画的批发价,一张只有一分钱。”邰伟伟坦言,其实在深圳工作比在老家做年画轻松,挣钱也快,但父亲的期望让他觉得自己有责任把这门手艺传承下来。邰伟伟说:“尤其是父亲生病后,我细细看他留下的版子,门画、十美画、风俗画、戏剧故事画等,那是真美,门道也很深,我决定好好研究它们。”

同样是做年画,父子俩的思路并不一样,邰伟伟更看重创新,注重年画元素和当下生活的融合。为向笔者解析自己的想法,邰伟伟展示了一块和河北衡水一企业合作设计的文创毛巾。毛巾一端印着凤翔木版年画经典图案《戟磬有鱼》,旨在让人在日常生活中,关注到凤翔木版年画元素。除了在其他器物上引用木版年画元素,邰伟伟也在年画内容、笔法上不断推陈出新。“比如这幅《秦俑图》,”邰伟伟继续说明道:“画面人物仿照秦代士兵的形象来制作,士兵头发头巾上的图案,借鉴了青铜器、陶器等文物上的纹饰。”笔者发现,画中人物的眼睛下面有一条鱼,格外呈现出了创作者的新颖巧思。

“这是我最近做的Q版四大天王图稿,取名‘风调雨顺’。”邰伟伟画的四大天王表情各异,与传统年画上的形象不同,大大的脑袋配上圆润短小的四肢,给人一种既威严又“萌萌哒”的感觉。邰伟伟认为,让年轻人喜欢并关注凤翔木版年画,正是自己努力的方向之一。

年画里的热闹与冷清

2020年,受疫情影响,邰江平、邰伟伟父子俩的年画销售下滑了一半,但邰伟伟也没闲着。在展开奇思妙想之余,他采购了一批梨木,复刻了15块老版,完成套色版4套。邰伟伟认为,传统是根,创新是叶,没有根,叶子长不出来。

其实,这些年传统年画的冷清是人们有目共睹的。在日常生活中,木门几乎没有了,精装修的房间里罕有年画身影,全国传统年画的受众消费市场大幅减少,传统年画大多用于教学和收藏。曾几何时,凤翔木版年画一家年产量数百万张的热闹景象,以及销往陕、甘、宁、青、川、豫等地的辉煌经历已成历史。

辉煌和冷清,邰江平、邰伟伟父子俩都见过,也都深有体会,但他们没有放下刻刀,他们选择了坚持。如今,南小里村有“凤翔木版年画传习所”,邰江平、邰伟伟父子俩承担教习任务,目前这里已成为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学实践基地。2020年11月,邰江平与西安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达成合作,准备和美术系、动漫系的学生们一起动脑筋,设计时尚的生活衍生品。

父子俩都信心满满地说,“热闹”一定会再来。

在南小里村,“守艺”与传承的故事还在继续。

(编辑: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