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网 > 脱贫攻坚 > 最新动态

弘扬先进精神 决胜脱贫攻坚

——2020年陕西省脱贫攻坚奖6位获奖代表访谈

编者按

10月17日下午,2020年陕西省脱贫攻坚表彰大会暨先进事迹报告会在西安隆重举行,6位来自不同岗位的脱贫攻坚奖获奖者代表,分别讲述了他们投身脱贫攻坚的亲身实践。

这些来自脱贫攻坚一线的代表,有的是脱贫示范户,有的是驻村第一书记,有的是驻村扶贫干部,有的是村党支部书记,他们用亲身的感受、生动的语言、纯朴的感情,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讲述了脱贫攻坚工作中一个个感人的故事,为决胜脱贫攻坚进一步凝聚了人心、鼓舞了士气、汇聚了力量。

据了解,脱贫攻坚工作开展以来,我省共选派驻村工作队10677支、驻村干部37358人精准帮扶,群众满意度得到有效提升。截至目前,全省贫困人口减少到18.34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75%,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5年的7692元提高到2019年的11412元。

因茶致富,蒋家坪会越来越好

“过去,全村只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集镇,我们吃的是堰塘水,照明用煤油灯,村民的住房多数是危房,一到暴雨天,我就满村跑着喊大家赶快撤离。”回想过往,罗显平眉头拧起来像一个疙瘩。

今年59岁的罗显平是平利县老县镇蒋家坪村党支部书记,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蒋家坪村人,他从19岁高中毕业起就开始担任村会计,在村里干了大半辈子。

2014年,国家第一次精准识别贫困户,全村394户,贫困户就识别了200多户。“别的村已经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我们还是灯笼火把,爬上爬下,当时我就想,一定要让我们村变个样!”这是罗显平为自己也为蒋家坪村下的决心。

2015年,随着脱贫攻坚战全面打响,各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陆续在村里立项开工,最难的交通和住房等问题全都解决了。但罗显平深知,要真正让村民富起来,还得靠产业。罗显平想到了改造旧茶园,发展茶产业。

蒋家坪村历来有种茶的传统,但这些年村民们都外出打工,1000多亩茶园被撂荒了几十年。听说平利县长安镇的旧茶园改造很成功,罗显平就带领村干部及部分村民去考察、学习,满怀信心地准备大干一场。

可真正动手改造时才发现,村里的老茶园荒废时间太长,工程量大,成本高,一人一天连一分地都改造不出来。有村民开始打退堂鼓。“可是,他们哪里知道,这茶园是全村人的指望啊。他们不干,我来干!”罗显平横下一条心,一定要把这件事干成。

靠着一把砍柴刀、一把锄头,手上磨出了十几个血泡……整整两个月,罗显平一个人改造了20亩茶园。村民看到老支书这样拼命,也纷纷重新拿起工具干了起来。第二年春天,他们改造的100多亩茶园的茶树就全部发出了新芽,看着嫩绿的细芽在微风中摇曳,罗显平欣慰地笑了。

目前,蒋家坪村茶园面积达到2400多亩,户均增收1万元。2019年,蒋家坪村顺利实现了整村脱贫,贫困发生率由原来的45%降至0.7%。

贫穷了几代人的蒋家坪村终于变了!然而让罗显平万万没想到的是,今年4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蒋家坪村。了解茶园的种植和经营情况后,总书记勉励大家“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并殷切希望乡亲们因茶致富、因茶兴业,脱贫奔小康。

“总书记的鼓励,对我们来说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罗显平激动地说。目前,蒋家坪村聘请了专业团队,完成了村发展总体规划;今年9月,通过技术引进发酵出了陕西第一款乌龙茶,即将上市;年底,还将新建改建茶园560亩,为建成国家现代农业园区奠定基础。

“站在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作为村支书,我将带领乡亲们守好绿水青山,通过茶叶致富奔小康,让蒋家坪村越变越好,越变越美!”谈起未来,罗显平干劲十足,信心满满。(记者 李宛嵘)

翟必兴:一只手撑起一片天

1981年出生的翟必兴,在20岁时,左手五根手指意外被电锯锯掉。

“小伙子,你看你多可惜,这么年轻把手弄残了,以后连媳妇都不好找。”为他做手术的医生把他从惊愕、疼痛中,拉回到残酷的现实里。“以后我该怎么办?” 翟必兴泪如泉涌。

一家7口人挤在三间土坯房里,饥寒交迫,13岁时因凑不够300元学费辍学外出打工……生活的苦难一直伴随着他。联想到此,翟必兴感到灰心丧气,从此一蹶不振。

看着母亲整日以泪洗面,父亲的头发愁白了一半,两三年后,翟必兴又鼓足勇气,再次外出打工。2009年,考虑到父母已年迈,他辞工回到家乡汉中市略阳县仙台坝镇仙台坝村。看着周围的乡亲们都盖起了新房,唯独自己家还住在土坯房里,翟必兴默默告诉自己,必须和命运抗争到底!

他拿出打工挣来的3万元,在自家山林地里修建了一个简易鸡舍,养殖乌鸡。为了节约成本,他在鸡舍里自制火坑,上山砍柴,给鸡苗加温。为了让火炕保持恒温,夜里每两个小时他就起来一次。为了观察乌鸡的生活习性,他经常在鸡圈里一蹲就是几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批乌鸡成功出栏,他整整赚了一万元。他信心满满地扩大了养殖规模。出乎意料的是,2014年,乌鸡市场变得不景气了,翟必兴养殖的3000多只出栏鸡卖不出去。

就在翟必兴又一次感到绝望之时,脱贫攻坚战打响了。翟必兴一家被识别为贫困户,全家人从土坯房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楼房。仙台坝镇党委书记张志强找到翟必兴,鼓励他继续养殖、孵化乌鸡,并给他吃了一颗定心丸:“别担心,你好好干,我是你的帮扶人,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帮你解决。”

张志强的话再次点燃了翟必兴心中努力奋斗的火苗。

他申请5万元扶贫贴息贷款,购买了2万枚种蛋,盖起了120平方米的孵化室,张志强又为他争取到一台孵化机。翟必兴联合5户村民,成立了“黑咯咯乌鸡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社当年就实现盈利。

2018年,翟必兴家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他成为高级职业农民。看到周围还有很多贫困户的日子过得艰难,翟必兴主动找到村里的贫困户,带动他们一起发展。截至2019年底,翟必兴的合作社累计带动贫困户180多户,户均增收6000多元。

也就在这一年,翟必兴考入汉中职业学院,圆了自己的读书梦,并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生活的苦难曾经一次次把翟必兴打入谷底,但脱贫攻坚的政策又一次次带给他希望。翟必兴说,“回首过去,我贫穷过、挣扎过、失败过、绝望过,但我始终没有放弃。我深知,如果没有党的好政策,没有帮扶干部的倾情帮助,我的人生就不会迎来一次次转机。我要用我的经历告诉大家,与其抱怨命运的不公,不如努力改变命运,用感恩回报社会。”(记者 杨晓梅)

“草帽政委”高海科

“我叫高海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驻陕某部原政委,也是一名战斗在扶贫一线5年的老兵。在即将脱下军装之际,我可以自豪地向党旗军旗庄严报告:我无愧于誓言,无愧于军装,圆满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我的任务。”在先进事迹报告会上,高海科声音洪亮、气宇轩昂地讲述了自己的扶贫故事。

2016年7月,高海科在渭南市华州区高塘镇柿村、华阴市罗敷镇竹峪村和华山镇康宁村3个红色革命村庄开始了帮扶工作。其中柿村面积最大,贫困群众最多,距离高海科驻地最远。

初到柿村,高海科吃了一惊:柿村不见柿子树,高塘镇不见清水莲,随处可见的是柴堆、粪堆,有些贫困户住的房子墙不避风、瓦不挡雨。“咱也是农村娃出身,38年前,从长武一个贫穷的小山沟步入军营。我深深懂得农民生活的艰辛。” 高海科说。

为了尽快给老区群众找到一条致富路,他调研走访了3个多月,决定带领大家发展种植清水莲菜,同时依托渭华起义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发展红色旅游。可老乡们不理解、不支持。村里召开动员大会现场,一位60多岁的村民走到高海科面前质问:“你们把地搞完了,群众没啥吃了,你这产业能当馍吃吗?”

那时正值2017年春节前。为了打消村民们的疑虑,高海科就挨家挨户上门做思想工作,最终流转到60多亩土地。

土地有了,但帮扶资金有限。购买莲菜种子时,供应商问他:“你这么压价何必呢?又不是花你的钱?”“如果是花我的钱就好办了,这是扶贫的钱,我必须替乡亲们把钱省下来。”高海科回答。

他还细算过一笔账。如果老乡们自己种、自己挖,可减少劳务费用,一公斤莲菜能多收入一块钱,参与项目的贫困户,每户就能增收1000元。所以种子买回来了,他就带领官兵,自带干粮和水,挖池塘,栽种莲藕,手把手教村民。

第一批莲菜种下后,到了2018年5月下旬时,由于新机井尚未打好,莲塘浇不上水,刚长出的莲菜幼苗发黄打蔫,高海科当时就急了,连夜组织召开扶贫协调会,第一次拍桌子发了火。

此后一连好几个星期,高海科带着官兵和村民们挽起裤管,戴起草帽,顶着烈日疏通莲塘的淤泥,每天到后半夜才回营地休息。村民们称呼他为“草帽政委”。

如今,这200亩的清水莲菜生态园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旅游地。村里新改良的140亩柿子林长势良好,秋天一到,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华山红”牌猕猴桃也已享誉当地。与此同时,高海科还大力推进光伏扶贫工程。村民郭庚戌第一次拿到分红时兴奋地说:“这辈子都没想到,靠太阳还能赚钱。”2019年11月,柿村126户贫困户全部脱贫摘帽。

这5年,高海科获得了很多荣誉,但他心里最珍惜的,还是村民送的“荣誉村民”和“永久村民”称号。(记者 杨晓梅)

穷若是病,爱可以治

“今年3月起,我把7年来的扶贫经历写成了25万字的纪实文学作品《光景——女警扶贫记》。前两天,这本书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了。这是我,一名共产党员、一名人民警察、一名扶贫干部送给自己、送给第七个国家扶贫日的礼物。”在先进事迹报告会上,苏丽动情地说。

苏丽是榆林市公安局正科级侦察员,7年前,她被单位派驻佳县乌镇刘家峁村驻村工作。面对同样在扶贫一线的爱人、面临升学无人照顾的女儿和村里艰苦的生活工作条件,她没有退缩,反而激起了“要干就要干出个样子来”的决心。

村里的贫困户刘付生下肢残疾,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当苏丽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女儿媛媛时,眼前那个头发散乱打结,指甲缝全是黑泥,穿着不合脚大鞋的5岁女孩一下子戳疼了她的心。从那以后,她三天两头往刘付生家跑,教媛媛剪指甲、洗衣服,给她辅导作业、批改作文,并给她买吃的、买喝的、买书包,教她生理常识,给她无微不至的爱和关怀。

“当我用手指轻轻为她揉捏按摩,清洗耳朵背后的污垢时,媛媛手里捧着泡沫,闻着樱花味的洗发水,突然怯生生地问,妈妈,苏妈妈,我以后能不能叫你苏妈妈?看着媛媛忐忑又期待的眼神,我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地流。”苏丽声泪俱下的讲述让在场的所有观众为之动容。

2018年,在苏丽和驻村工作队的帮助下,刘付生一家顺利脱贫了。也就是这一年,苏丽和乡亲们参与了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脱贫攻坚战”《星光》大电影的拍摄。节目播出后,不少人为刘付生家捐款捐物,也让媛媛感受到了更多来自社会的爱和温暖。苏丽还特别为媛媛制作了一本成长影集,用两百多张照片记录了小姑娘的生活、学习情况,见证了媛媛从目光呆滞到满脸阳光的蜕变历程。

为村民包销农产品盈利6.4万元,贫困户每年户均分红1000元,建成日产1500公斤、年收益160万元的手工粉条加工厂,村民的年人均收入由原来不足2000元到现在的9100元……7年来,苏丽和驻村工作队为刘家峁村这个贫困村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也成了刘家峁村孩子们嘴里的“苏妈妈”,老人们心里的“亲闺女”。她的办公室兼宿舍,那间最初蚊蝇叮咬、没有门闩的小屋,现在已然成为村民们饭后闲暇相聚的爱心小家,贴满了她与村民的合影,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一个温暖、有爱的故事。

“扶贫工作不单是体力和脑力的付出,更需要用爱去丈量生命的温度。如果‘穷’是一种病,那‘爱’就是最好的良药。”苏丽饱含深情地说。(记者 李宛嵘)

海浪和她有个约定

资料照片

海浪是铜川市耀州区庙湾镇五联村贫困户海连平的女儿,也是2020年陕西脱贫攻坚奋进奖获得者,今年29岁,患有先天性脑瘫。除了头能简单地活动,她四肢都不受自己控制,每天由妈妈24小时贴身照顾,终生要与轮椅为伴。

程薇是海浪的帮扶责任人。

2015年冬天,程薇第一次见到了海浪。她脸上挂着笑,吃力地跟程薇打招呼。她坐的轮椅上,好几处缠着铁丝。程薇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这一年,受益于脱贫攻坚政策,海浪一家享受了低保,海连平当上了护林员,一家人的生活总算有了改善。而海浪,也总是笑呵呵的。相处久了,海浪对程薇说:“像我这样的人,活不了多久,是个废物,是家里的负担,社会的累赘。”

程薇听后,内心翻涌。她第一次真正意识到,海浪的笑容背后,藏着巨大的痛苦。她安慰海浪,和海浪达成了一个约定:一定要为她找一件有价值的事情做。

海浪可以用嘴唇在手机上打字,程薇便让她在朋友圈卖货,可海浪一听就拒绝了,“我手脚不能动,进货发货怎么办?囤了货卖不出去怎么办?”程薇说:“你只管发朋友圈,推销产品,其他的都不要管。”

一开始,微商之路并不顺利,问的多,买的少,可海浪不灰心,坚持每天发产品信息,通过各种方式添加别人的微信。一些人见她卖货,就不再理她,直接把她拉入黑名单。每次发朋友圈修照片时,为了精准控制嘴唇选到最好的那一张,她一发就是半个多小时,弄得嘴唇都磨出了血泡。

这些,程薇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更加频繁地去陪着海浪。海浪发朋友圈时,每隔半小时,程薇就要把她蜷缩着的手和脚用力掰开,避免她自己把自己的手心抠破。程薇担心把海浪弄疼,可海浪总说:“没事,你用力,我不疼。”

海浪销售的第一单是枣夹核桃,挣了10块钱,她无比激动:“姐姐,我不再是一个废人了。”“姐姐?”程薇惊讶。“是呀,在我心里,你就像亲姐姐一样。”海浪说。程薇既感动又惊喜。

此后,海浪接单收钱,程薇帮忙打包发货。海浪一直不知道,货都是程薇发走的,快递费也是程薇出的。有一次,程薇下班正要去帮海浪发货,突然接到儿子的老师打来的电话,让她赶快到学校去。程薇再三犹豫,决定先去发货,再去看儿子。等发完货再次联系老师时,孩子已经住进了医院。病床前,儿子脸色苍白,声音微弱地说:“妈妈,我肚子疼,很疼很疼。”程薇心如刀绞。“如果当时不赶在快递公司下班前把货发走,当天发货的承诺就无法兑现,刚刚建立起来的客源就会流失。亏欠孩子的爱以后再弥补,可是海浪如果失败了,就很难再重拾信心。”程薇说她并不后悔。

如今,海浪的生意越做越好,成了远近闻名的微商达人。她不仅自己脱了贫,还经常帮着邻居和残疾人朋友销售农产品。程薇心里期盼着,海浪能继续靠着自强不息的奋斗,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记者 杨晓梅)

樊建武人生中的三个重大决定

樊建武17岁时,在漫天飞舞的大雪里,做了人生第一个重大决定:不上学了,离开家乡澄城县交道镇樊家川村去创业。

那是1983年,樊建武的父母供养着5个孩子,樊建武的二哥成为当时县里唯一一个考取北京大学的学生,姐姐也考取了西北大学,樊建武觉得自己应该给家里减轻负担。

2009年,樊建武做了人生第二个重大决定:回樊家川当“村官”。

当时,樊建武吃苦受累,一步步创立的汽车贸易公司已初具规模。樊家川的老支书樊孙康突然找上了门:“建武啊,你挣钱了,有出息了,是咱村的能人啊。可你看看咱村里的人,过的是啥日子啊,娃都上不起学了……”

送别老书记,樊建武思绪难平。自己在外打拼20多年了,一路走来也不容易,是继续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还是做个有担当有责任的人,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

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樊建武不顾家人朋友反对,决定回村。当选樊家川村党支部书记后,他带着村干部和群众代表出去考察,结合村情实际,提出了以打造优质酥梨、设施果蔬、苗木繁育、农产品交易、生态养殖、龙首坝景区等6大功能区为重点的发展思路。

路子有了,说干就干。跑项目、打机井、修水池……十几个项目先后开工,樊建武恨不得把一天当几天用。2015年的一天,樊建武突然晕倒。等他醒来后才得知自己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妻子含泪劝他:“你看你把身体搞成啥样了,我和娃咋办啊?咱能不能停一停不干了?”

樊建武停不住。十几个项目都还是半拉子工程,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梦想还没实现。规划虽好,但实施起来却阻力重重。仅流转土地、建设配套设施就要200多万元。钱在哪儿?村民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把目光都集中在樊建武身上。

来不及征得妻子同意,樊建武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三个重大决定:卖掉汽贸公司,筹集启动资金。

钱有了,村民们的顾虑还没有消除。看着樊建武拉回来的几万株梨树苗子,八组的樊军荣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扛起锄头,气势汹汹,自己不栽,还坚决反对连畔种地的邻居栽,甚至以命威胁。樊建武记不清给他打了多少比方,做了多少保证。

就这样一户一户劝说,一亩一亩发展,如今樊家川酥梨种植面积已达3500多亩。在发展酥梨产业园的过程中,樊家川发展设施农业,带动村民总计建设大棚500多个,实现了贫困户全覆盖,贫困户人均纯收入超过1万元。

有了产业基础,樊建武积极参加第四批省级现代农业园区的申报。就在他马上要进行答辩的关口,樊建武接到了父亲病危的电话。“园区申报这事要耽搁了,就得再等一年。”樊建武心一横,参加完答辩才赶回家。父亲出殡那天,园区答辩顺利通过的消息传来,樊建武泣不成声。

省级现代农业园区的获批让樊家川的产业发展迈上了快车道。2019年以来,樊家川被评为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全国旅游扶贫试点村等。“在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路上,我不后悔。”樊建武说。(记者 杨晓梅)

本版照片除署名外均由记者 肖晓良摄

(编辑: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