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网 > 专题 > 大河之上 中国之中

视频丨大河汤汤惠民生

作者:李蕊 张亮亮

9月3日一大早,和往常一样,王清玉又来到黄河岸边练嗓子。王清玉年近花甲,是榆林市府谷县原墙头村党支部书记,也是榆林市二人台非遗传承人。

“你晓得天下黄河有几十几道湾,几十几道湾湾里有几十几只船……”站在观景台上,看着黄河入陕第一湾雄浑壮阔的景象,扯开嗓子吼一曲,王清玉觉得浑身都舒坦。自小在黄河边长大,他听得最多的就是《黄河船夫曲》。这首歌被一代代人传唱,也见证了黄河岸边日新月异的变化。

“男人走口外,女人挖苦菜”,曾经的艰辛历历在目。如今的黄河入陕第一湾,河畅、岸绿、水清、景美,一年中黄河清澈见底的时间能有200多天。眼看着村民们发展现代农业日子越过越红火,走西口的哥哥们又回来了,王清玉打心眼儿里高兴。

在300公里外的靖边县,99岁的郭成旺老人每天早上也有个习惯,那就是去他亲手栽植的杨树下看一看。这棵树可不简单,它生长在毛乌素沙漠腹地,挺立在风沙中近40年。大漠中植树200万株,在毛乌素沙漠里踩出16万公里足迹,栽树的“老愚公”郭成旺祖孙四代坚守林场,浇灌出一片塞北林海。往昔黄沙漫天,曾孙郭涛不曾亲见;今日茫茫林海,郭成旺老人早有预言。

“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减少黄河泥沙量,让黄土高原披绿装,郭成旺们做到了。

“俟河之清,人寿几何?”黄河水变清,黄河不泛滥,几千年前古人认为可望不可及的事,王清玉们看到了。

有了郭成旺们的因,才会有王清玉们的果。

大河流日夜,慷慨歌未央。黄河,犹如伟大的书者,每一处笔迹都气象万千。黄河的保护,是事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永续发展的千秋大计;黄河的治理,是安民兴邦的大事。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也是一条桀骜难驯的忧患河。从先秦到新中国成立前的2500多年间,“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黄河下游共决溢1500多次,改道26次。黄泛区饥荒连年,“百里不见炊烟起,唯有黄沙扑空城”。

数千年来,为了把黄河治理好,从大禹治水到明代潘季驯“束水攻沙”,从汉武帝“瓠子堵口”到康熙帝把“河务、漕运”刻在宫廷的柱子上……一部艰辛的治黄史,就是中华民族的奋斗史、治国史。

“禹之决渎也,因水以为师。”从征服水、征服自然的本能冲动,到尊重规律、保护自然的发展理念,黄河治理的实践背后,是千百年来中国人对自然的认识之变,是一辈辈人挥洒的汗水与岁月磨砺的坚韧,是国家对绿色发展的不懈追求。

流经悠悠岁月的母亲河,在新时代迎来国家战略谋划与发展的新生机。

2019年9月18日,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地嘱托:“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

怎样才算“幸福河”?又要如何“造福人民”?围绕这一重大时代命题,陕西省委、省政府从国家战略高度考量,从流域功能定位出发,从过度干预、过度利用向自然修复、休养生息转变,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中展现陕西担当。

黄河泥沙为患,根在黄土高原。从持续开展退耕还林还草,到推进荒漠化、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陕西成为我国第一个完全“拴牢”流动沙地的省份;从加强黄河流域水污染防治,到治理水土流失面积22万多平方公里,黄土高原打下5万多座淤地坝,平均每年拦减入黄泥沙4亿多吨,建设基本农田550万公顷,不仅防洪拦沙,更让老乡们有了活命田、金饭碗……所有工作的出发点,是为了确保黄河岁岁安澜,所有工作的落脚点,是为了确保黄河流域人民岁月静好、生活幸福。

人们惊喜地发现,黄土高原再不是“山光水浊”的旧模样,正在迈入“绿水青山”的新时代。

以尺寸之功,积千秋之利。从一棵树到一片林,从水患频仍到惠泽民众,让黄河成为造福人民的幸福河,总书记的殷殷嘱托,在黄河儿女的身体力行中,在沿河9个省区的齐心协力中,成为最生动的现实。

(编辑: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