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网 > 三农观察 > 把脉三农

管控农房提升风貌① | 如何做好“前半篇文章”?

作者:肖婉琦 许康衡

  编者按:

  突出乡村农房管控和风貌提升,加快建设生态宜居美丽乡村,是广东省《关于加强乡村振兴重点工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施意见》部署的七大方面工作之一。

  近年来,广东全域推进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建设美丽宜居乡村,乡村环境和整体风貌得到明显改善。但长期以来,村庄规划虚化弱化,农村建房缺乏有效管控,导致“有新房无新村、有新村无新貌”现象突出,成为广东推进乡村振兴的突出短板。

  如何破解这一难题?7月初,南方农村报记者分赴珠海、惠州、江门、清远、韶关、梅州、佛山等地调研,从“拆旧拆违、管增量、改存量”三方面,分析、挖掘部分地区先行先试开展农房管控风貌提升的主要做法和经验,以期对我省推进农房管控风貌提升工程有所借鉴和启示。

  走进韶关市翁源县坝仔镇珍珠村,一幅美丽乡村画卷徐徐展开:宽阔的沥青村道,绿荫照水的池塘,花木葱茏的公园,古色古香的凉亭……

  “这是‘拆’出来的新面貌!”从省定贫困村一跃成为当地“明星村”,珍珠村的干部群众颇自豪。自2017年以来,该村共拆除危旧房、猪牛栏、旧茅厕等930间,面积达1.8万平方米。

  珍珠村蝶变,是近年广东各地开展美丽乡村建设的缩影。拆旧拆违是农房管控、风貌提升的一项基础性工作,韶关市就提出为美丽乡村建设“拆出空间、拆出安全、拆出美丽”。目前,不少地区“拆”出了较为成熟的经验,做好农房管控、风貌提升的“前半篇文章”。

  珍珠村“拆”出来的新面貌。

  分类施策:尊重历史消化存量违建

  “‘拆’是基础,但要分类处理,避免‘一刀切’。”梅州市平远县农业农村局局长黄新生说。针对危旧房拆除,平远县制定了一套细化标准:建筑面积小于30平方米的危旧房一律拆除;建筑面积较大、历史较悠久、纪念价值较大的危旧祖屋,尊重屋主意愿选择修或拆,倡导以修缮为主;对农户唯一居住的危旧房,镇村两级结合危房改造工作,确保农户居住安全;倡导活化利用拆旧留下的古砖瓦、古石窗、石板以及磨石、风车等传统生产生活工具。

  “只有先完成‘三清三拆’,才能进一步提升乡村风貌。”黄新生介绍,目前该县136个行政村基本完成“三清三拆”,其中70%行政村建成干净整洁村,20个省定贫困村和15个示范村基本达到美丽宜居村标准。

  翁源县也坚持因地制宜、分类施策原则,提出“五先拆”“五不拆”。“五先拆”,即破烂泥砖房先拆,长期闲置农村破旧泥砖房先拆,有人居住的D级危房先拆,河道沿线低洼地区、地质灾害隐患点农村破旧泥砖房先拆,“四沿”(沿交通线、省际边界、景区、城市郊区)农村破旧砖房先拆。“五不拆”,即古村落、古围楼和文物保护单位不拆,整村保存完整且有旅游开发价值的不拆,有红色文化遗迹及客家民俗文化等纪念价值的不拆,建筑风格特异、有研究价值的不拆,宗族祠堂仍较完整的不拆。

  “对属于村民唯一住房的泥砖房,要先妥善解决村民住宿问题后才能拆除;对村内宗族祠堂需要拆除重建的,由村民理事会牵头研究并做好重建工作。”翁源县委农办农村社会事业促进股负责人王庚庭说。

  翁源县龙仙镇青云村的围屋保留不拆。

  珠三角地区宅基地违法用地、违法建设(下简称“两违”)现象普遍,是农房管控的“老大难”问题。作为全国33个农村土地改革试点地区之一,佛山市南海区于2018年出台了系列文件,啃下宅基地“两违”这块“硬骨头”。按照“尊重历史、分类处理、杜绝新增、消化存量”的工作思路,南海区以2018年2月26日为分界点,对2月26日之前已建成房屋但因历史原因未办理合法用地手续的宅基地,划分为“历史建成”“未批先建”“批少建多”三类分别处置,符合相关条件的历史违建可确权补办不动产权证;对2月26日之前已动工但未完工的在建宅基地也分类处置,须有土地证、有报建手续且占地面积未超出证载面积、按报建要求建设的才允许恢复建设,否则须补办手续或整改到位;对2月26日后的新增未批宅基地则坚决予以拆除。

  党员带头:不讲人情事半功倍

  “党员干部以身作则带头拆,往往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江门市江海区礼乐街道丰盛村委会主任区卓培说。

  丰盛村于2018年8月启动拆违工作,遭到不少村民反对。时任村支书的区卓培迎难而上,多次召开党员大会,发动党员干部带头拆违。经过反复动员,第一户党员率先拆除自家违建。僵局就此打破。通过书记带干部、支部带党员、党员带亲戚的方式,丰盛村在短短两个月内拆出了1条环村道和5条主要巷道。

  经过拆违整治,丰盛村焕然一新。

  翁源县也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号召全县1万多名党员干部带头拆除自家破旧泥砖房,动员做通亲属工作。截至2019年底,全县共拆除泥砖房14.5万间,总面积约266万平方米,基本消灭了破旧泥砖房。

  “村里往往讲人情,但拆违讲不得,就该铁面无私、公平公正,才能拆得动。”这是汕头市潮南区仙城镇仙门城社区党委书记赵元廷“拆”出的体会。

  早在2016年5月,仙门城社区就发起了一场拆违整治行动,该社区西美村外出乡贤赵晓锋的花园被列入拆除范围。“村里计划拓宽村道,他家正好位于村道边上,搭建的花园超出了宅基地范围,肯定是要拆的。”赵元廷斩钉截铁地说。

  赵晓锋与赵元廷私交甚好,接到拆违的电话通知,又得知没有人情可讲,一下子恼火了,赵晓锋的父亲立马从深圳赶回村里“护宅”。“拆违是为了还路于民,不是针对个人。”“凡事‘一碗水端平’,哪能搞特殊?”“咱们交情好,你更应该带头拆,树立榜样!”……两个月里,赵元廷反复给赵晓锋父子做思想工作。赵晓锋逐渐理解了老友为村里办实事的苦心和难处,转而劝说父亲支持村里工作。

  “连书记老友家的花园也要被拆!”左邻右舍听说此事后,渐渐消除了对拆违的抵触情绪。当年7月,连同赵晓锋家的花园在内,整条村道20多户人家的违建都被拆除,现场无一人抗议闹事。“村道拓宽了十多米,安装了路灯,村里还建了公园,真是大变样!”赵晓锋坦言,2017年返乡过年,惊喜不已,“拆违创建新农村,我们是真正的受益者。”

  效益说话:变“要我拆”为“我要拆”

  平远县为了调动农民的拆旧积极性,推出了美丽乡村拆旧复垦绿化补助、拆旧地票证和国土拆旧复垦指标交易收益分配“三招式”。黄新生介绍,对于旧房拆除彻底并在原址复垦绿化的,按房屋面积给予农户每平米40元的绿化补助;若农户要求保留享受房屋拆除后的物权权益(如拆迁征地),则颁发拆旧地票证,证明农户的原有房屋面积和相关权益;对于连片拆除400平方米以上危旧房的,引导农户参与拆旧复垦,享受复垦指标交易收益分配。

  翁源县实施拆旧奖补政策。王庚庭介绍,按不同时间节点拆旧完成情况,对各镇(场)分别奖补300万元、200万元、100万元,对各行政村分别奖补20万元、10万元、5万元。“奖补资金用于新农村建设,极大调动了农户拆旧积极性和干部工作积极性。”

  “没有补助,就要拆建并举,让村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效果,才便于推进后续工作。”揭阳市揭西县塔头镇委书记李志丰指出。2018年,该镇启动了8个行政村的“三清三拆”工作,旧住村就是其中之一,当时,全村摸查出近千间废弃建筑物。“一次性拆除阻力太大。”李志丰说,在拆除首期400多间后,旧住村马上开展了该片区的广场、雨污分流、巷道硬底化等项目建设。“村民看到了变化,非常配合,越拆越顺利。”旧住村支书刘两钦说。

  重拳整治:坚决遏制“两违”乱象

  从青砖黛瓦的古民居区,冒出一幢幢钢筋水泥楼房,宅基地上平房与高楼错杂分布,这是珠三角农村地区的常见景象。“不少农村自建房用于出租,超高违建现象尤其突出。”南海区狮山镇沙头社区一名潘姓干部指出。该镇于2015年出台规定,农村宅基地个人自建住宅原则上不得超出5层,建筑总高度不得超过18.5米。

  宅基地上平房与高楼错杂分布,是珠三角农村地区的常见景象。

  针对2018年2月26日后新增“两违”宅基地,狮山镇多次重拳出击整治。以沙头社区为例,目前正在分批整治数十宗新增超高违建,“前期进行了大量宣传工作,但还有业主心存侥幸顶风作案,肯定要坚决打击,起到震慑作用。”上述潘姓村干部说。

  “有关部门还通过堵截源头来遏制违建。”他介绍,若发现有混凝土搅拌站或企业向违建供应材料,当场扣车扣料,最高可罚5万元,并进行诚信扣分。“近期居委会就将搅拌车较多进入某经济社的情况拍照上报到工作群,有效遏制了抢建行为。”此外,除了不能办理房地一体确权登记以外,宅基地超高层自建房屋还被禁止出租;拒不配合整改的业主将被列入“黑名单”,影响积分入户入学等。

  “整治宅基地超高违建,除了杜绝安全隐患,也是在管控农村风貌。”在他看来,村里高楼平房混杂,“看着都很压抑”。不少村民也持类似观点。“建房统一不超过5层,整个村庄面貌当然会好看很多,起码整齐一些。”沙头社区一阿叔说。

  【策划】胡念飞 王伟正

  【统筹】王磊 苏晓璇

  【记者】肖婉琦 许康衡

  【设计】吕敏怡

  【来源】南方农村报

(编辑: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