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网 > 百姓故事

哭泉村有个“曹事长”

作者:张靖明 王根平

“哎呀,太感谢你了,‘曹事长’,这个事情能处理到今天这个结果,真是太好了。”

“你客气什么,周小女,乡里乡亲的,太客气了,这个协议书要好好保存,后面还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跟我说。”

眼前穿着黑色半截袖,状实精干的男子就是宜君县哭泉镇哭泉村支部书记兼人民调解员曹明红。总能在哭泉村的田间地头、农家小院里看见他的身影。

从1993年开始担任村调解委员会主任到现在,曹明红已在哭泉镇牢牢的根扎了20多年。在这20多年里,他担任过基层综治协管员、信息员、宣传员、调解员、帮教员、巡逻员等工作。刚到村里,曹明红每天早上早早起来,帮助村民干农活、在村里走户串巷的和大家闲谝。慢慢地,村里男女老少都接受了这个幽默风趣的人民调解员。

农村家庭时有矛盾发生,2018年3月,哭泉村一掀土组村民丁小琴,因土地和前夫杨长学发生纠纷,前夫杨长学一口咬定,没有丁小琴的地,双方闹得不可开交,丁小芹到处上访要求调解。

要做好人民调解员这份工作,就得详细了解双方的情况,有时候还会触动双方的利益。曹明红在调解这件纠纷的过程中,多次前往双方的亲戚朋友处,逐一了解实际情况,掌握的各家真实情况越来越多。一个星期跑下来,曹明红把两家情况摸了个门儿清。杨长学与丁小芹98年结婚,2009年离婚,期间2003年土地小调整时,给丁小琴分了3.5亩地,组长处有当时分地的底册。

有了这些证据,曹明红重新将二人齐聚在一起,两人一见面气氛就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能不能把我的地还给我?”

“我再说一遍,我这里没有你的地。”

“哎,你这人咋是这样的,睁眼说瞎话!”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眼看情况越来越紧急,曹明红见状立马横身挡在双方当事人面前,严厉地说:“现在是法治社会,天大的事也要依法来处置,如果把事情闹大了,谁也逃不了。”随后,曹明红强行将双方当事人单独拉到一间房内,对着两人说道:“大家都是村里人,偏哪一方我都会得罪另一方,我们大家相处了这么多年,我的为人你们也清楚,请你们相信我,这起纠纷我会处理的公公正正。”经他这么一说,两人原本紧张的情绪逐渐缓和了下来,曹明红的调解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在经过多次调解后,曹明红最终使双方握手言和。从杨长学现耕种的7亩地中,划给丁小琴3.5亩耕地;在2019年土地确权时给丁小琴确定3.5亩耕地,并给定小琴办理3.5亩粮食直补惠农卡。

一次又一次成功的调解实例,公道正派的曹明红很快赢得了全村老少的认可,大家一起为他起了个响当当的外号“曹事长”。大家看他离家远,为了调解纠纷整天在村上跑,眼见着瘦了一圈儿,便把自家的土鸡蛋、苹果、猪肉往他怀里塞。但曹明红说啥也不收,“咱也没想过要啥回报,只要大家和和气气,拧成一股绳,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就是我最大的愿望,哈哈哈哈……”

常年的调解工作让曹明红深知调解纠纷一定要设身处地的为双方当事人考虑,按照“一碗水端平”的要求,每一次的调节工作,必须认真仔细,如履薄冰,一旦处理不公,调节工作从此就不再有立足之地。长期的调解实践也让他练就了一套“调解秘籍”:热情受理,详尽调查;一杯热茶,笑脸相迎;专注聆听,准确研判;晓之以理,以理服人;划分过错,明确责任……

杨家寨杨坪组,因交通肇事发生经济纠纷,双方争执不下,使死者不能预期安葬,双方提出调解。我赶到后经过两天的走访了解,得出双方纠纷的症结,再经过耐心说服疏导,终于在第三天让双方心悦达成调解协议,

“调解员的工作就是要热心、用心、公心,调解工作要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把群众的冷暖疾苦时刻放在心上,用满腔热情,用心为民,一心为公,调解工作才能有所作为,才能让人民群众满意。”曹明红告诉记者。

二十多年来,经他亲自调解的各类矛盾纠纷达100多件,在他的辛勤付出下,无一件群体性事件发生。他说,一般调解的都是看似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不引起重视,这些小事就容易引起极端或群体性事件。

你说我诉一杯清茶化怨气,左邻右舍围桌恳谈求和谐。如今,以他命名的“曹明红调解工作室”已远近闻名。不管多难的纠纷,不管问题多复杂,曹明红总是冲在最前,亲自去调解矛盾,群众有求他必应,群众有难他必帮,决不让群众失望。他的默默奉献赢得了组织和群众的尊敬和赞誉,先后被铜川市司法局授予一级人民调解员、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张靖明 记者 王根平)

(编辑:刘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