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农村网 > 百姓故事

秦岭深处,一家三代的熊猫缘

作者:徐汉 张斌
6月2日,陕西佛坪县熊猫谷景区内的大熊猫野化培训基地,何鑫在观察大熊猫的活动情况。新华社记者张斌摄

新华社西安6月8日电(记者徐汉 张斌)清晨,秦岭深处,陕西佛坪县熊猫谷景区内的大熊猫野化培训基地,一场急雨打乱了工作人员何鑫的节奏。

给大熊猫准备完竹子后,他还没来得及吃上一口早餐,就又赶忙引导两只大熊猫回到圈舍,“怕它们被雨淋着”。

这是何鑫在此工作的第八年。2012年,22岁的他告别了上海一家工厂,回到家乡佛坪。

佛坪位于秦岭南麓腹地。1978年,经国务院批准,佛坪划出350平方公里的区域,建立了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这里生活着上百只野生大熊猫,被称为“熊猫县”。

何鑫的电脑里存储着许多他拍摄的大熊猫、金丝猴、羚牛等珍贵野生动物的照片。新华社记者张斌摄

“听到要招聘大熊猫饲养员,包一背,我就赶回来了。”何鑫说。

从繁华都市回到秦岭山中,朝夕相处的对象从机器变成了大熊猫,这反而让何鑫有一种“熟悉的自在感”。

这种感觉来自童年。

何鑫的老家在佛坪一个叫三官庙的村子。为了给大熊猫“腾地”,2006年村里实施了整村搬迁。因为对地理地形了然于心,加之熟悉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的活动轨迹,父亲何庆贵成了科研人员的专业向导。

“父亲出去做向导时,我就跟着,背着干粮,一天跑三四十公里,跑得次数多了,我也能辨识大熊猫的踪迹。”何鑫说,“小学、初中一到寒暑假,我基本上都跟父亲在山里跑。”

跟大熊猫打交道久了,他还掌握了很多冷门知识。“比如,大熊猫在初春容易下山找竹笋;它们的叫声像羊一般;粪便尖的一头就是它们前进的方向,成年大熊猫一天的粪便有20多公斤……”何鑫说。

更遥远的记忆被何鑫珍藏在电脑里。这是一张拍摄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照片,照片里记录了何鑫的爷爷奶奶为大熊猫幼崽喂奶的场景。

“我爸说,当时保护区工作人员在三官庙一带巡山时,在一个山梁上发现一只大熊猫幼崽,等到天要黑都没见大熊猫妈妈来,幼崽独自在野外很危险。于是,工作人员抱着大熊猫幼崽来到我家,爷爷就拿着我的奶瓶,冲了奶粉给幼崽喂。”何鑫说。

“其实,这好似一种缘分。我接过这一棒,又在基地里照看大熊猫。”他说。

这些年,何鑫和父亲何庆贵并不常见面。父亲几乎都在山上跑,带着科研人员在秦岭里观察研究大熊猫;儿子何鑫则居住于基地里一间十多平方米的屋子里,他的愿望就是把大熊猫养得健康活泼。

当年何鑫的祖父何长林为大熊猫幼崽喂奶时的情景。照片由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高级工程师梁启慧摄

父子俩偶尔见面,谈论最多的话题也是大熊猫。

偶有闲暇,何鑫喜欢拿着相机,在基地和野外拍摄秦岭中的动物。在他的作品里,大熊猫、羚牛、金丝猴、太阳鸟等珍稀动物充满灵性,妙趣动人。

他也喜欢在社交平台里分享他的作品,想让更多人了解秦岭和秦岭里的动物,知道保护动物的重要性。

周末,何鑫会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来基地看大熊猫。看着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样子,何鑫知道大熊猫也将成为他们童年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让何鑫高兴的还有,多年来自己的家乡持续实施严格的生态环境保护措施,珍稀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稳中有升,大熊猫、金丝猴、羚牛、朱鹮“秦岭四宝”齐聚,金钱豹等珍稀濒危野生动物也在佛坪“安家落户”,不断繁衍生息。

(编辑:刘鹤)